不一样。

一个月前就在想象着要如何度过今日,想着要留下一些可以深刻至终老的纪念。

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一套画风干净的黑白映像,或者一个能够几世流传的物什。

直到昨晚,内心忽如醍醐灌顶般的明白,这一天,不过仍是一个与寻常无异的日子罢了。二十四个小时,昼夜清明,不会为谁多出一分,也不会因谁停顿一秒。

相较之下天气倒是好的出奇,明明预报说有两天的大雨,此刻窗外却树影斑驳,安宁祥和。

清晨时分做一个梦,刺青姑娘在我的左手背及手腕,刺下鲜红的图案,藤蔓与花朵的纠缠,不觉疼痛,反倒欢愉,看上去真是美丽。

近几日工作陡然增多,一切想象中的计划都如期搁浅。免疫力降低,嗓子好了又疼,感冒时断[……]

Read more

梦。

一。

医院,乘电梯直达九层,脑神经内科。前台及走廊空无一人,没有灯光,大概是白天,所以整个场景并不太过昏暗。走进一间病房,墙壁分隔崭新两色,上方雪白,下方浅青。三张病床靠墙均匀摆放,白色床单及被子亦十分整洁。尽管病房门对面是落地玻璃门窗的阳台,依然感受不到日光。一位老者站在第二张病床的床尾,背部微驼,双手自然交叠于腹部,慈眉善目,笑容亲切。一言不发的注视着我。

不知为何会感到恐惧,周遭没有任何声音。惊醒。

想起前一晚十点左右从医院出来,下电梯走出几步碰到五个壮年抬一副红金花纹棺材。而刚刚走到主楼门口,眼前地面如浪花般翻滚两下,着实吓了一跳,还以为是地震,在心里惊呼。下意识抓住[……]

Read more

医牙记(一)

“哎?这是颗乳牙啊。”

听到医生的惊呼,年近三十岁的我更加的惊奇和意外。原本以为它只是发育不良,却不曾想它是从小跟随从未脱离。

有那么一瞬间,竟然是开心的。年纪越大越感到时光飞快,昨日印证纷纷逝去。衣服、书籍、日记、信件、照片,有意无意,所剩无几。这一颗乳牙,却是从幼年便一直紧紧跟随在身边的。于是我再在镜子里面观察它的时候,甚至多了些许怜爱。

它终将脱离我的身体,我想认真的保存好它。

医生开出两个诊疗方案,一是保留它,拔除新近生长出的牙齿。二是拔除它,把替换的牙齿慢慢拉低矫正。

虎牙的牙根是所有牙齿中最长的。因为这颗小乳牙,新的虎牙被迫长在了它的上面,牙根更是接近[……]

Read more

新年。

年轻真好,可以肆无忌惮的谈情说爱,胡吃海塞。

无意间看到某个群里的聊天记录,有所感慨。微笑,倒有些羡慕了。

而现在,要让自己变沉稳,要好好关心粮食和蔬菜,认认真真的喂马劈柴。

第一次因为工作几十个小时不睡,在连续熬夜到天亮的第六天。没有想象中的疲倦和厌烦。只是在工作结束之后,一口气睡了十几个小时。半梦半醒中头痛不止。

好像一些事物真正离别之后,所见所想会不由自主的去向它靠拢。从来都不觉得二者有何关联,可就是那么莫名其妙的联想到了。

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。眼泪比初离别之时流得还要容易。都说时间会稀释一切,可为什么这种想念却愈加浓烈。

梦里见到的他,似乎总是在做着[……]

Read more

疼痛。

这是第五个熬到天亮的夜晚,收拾着一片残局。

在等待的间隙脑子里突然蹦出《飘扬过海来看你》,于是打开网页,戴上耳机。然后,心毫无预兆的疼痛起来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吃晚饭胃在疼,只是觉得心口处似乎变成了流沙漩涡,细沙缓缓渗入到那个永远也填不满的黑暗深渊里。

“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,

为了这个遗憾,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……

记忆它总是慢慢的累积,在我心中无法抹去,

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,我竟悲伤的不能自己”

这旋律有着深深的年代感,容易让人怀念。

偏头痛。大概是熬夜太频繁,睡眠不足。

想起一些事,鼻子发酸。

一丝丝忧[……]

Read more

睡眠。

昨夜凌晨五点才入睡,又哭又笑,两端的情绪真是癫狂。再一次印证我的快乐有额度限制这个事实,透支的结果自然是悲伤的。

很多事都想忘记,或者干脆不去计较,对待世界还是一样温柔,只是心底越发苍凉。

忘了从哪儿看到这句话的,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写在了微信的签名上。{生而不忧,死而不怖,天下炽热,此心独凉}。实在太过应景。

梦境总是凶险,荒诞却更现实。有几次在梦中失声痛哭,醒来后泪果真湿了眼眶。我很清楚压抑的源头,只是由不得去自由,也许死亡才能终止。

过午不食,早晚两贴面膜,希望可以瘦一点。依然晚睡,微不足道的补救,但做了总比不做要好。

如果可以沉沉睡去,不必醒来,这大概就是现[……]

Read more

圣诞。

在网上买了几棵圣诞树,做为圣诞礼物送给小侄女和小侄子,不知道他们喜不喜欢,倒是自己十分欢喜。留了一棵大的放在客厅,一棵小的放在书房桌上。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一棵圣诞树的,虽说圣诞是外国人的节日,却因为有圣诞老人、愿望、姜饼、槲寄生而感觉到童话般的美好与浪漫。尤其是亲手装扮圣诞树的时刻,似乎变回天真孩童。

Merry Christmas……